当AI无人航空飞行器流亡太空:人类文明的钥匙或许正被移交

航天
  • 品途商业评论
  • 2018-12-20 22:04

“I'm sorry, Dave. I'm afraid I can't do that.”

这句来自《2001太空漫游》的台词,是人们对于AI最初和最终的幻想。

在电影中,掌管着整个发现一号太空船的AI系统HAL 9000是人们心中几乎完美的AI形象,全知全能、绝对理性,在漫长苦寒的太空飞行中,还能和人类飞行员在棋盘对弈消磨时光。但HAL 9000也展示出了人类与AI最终的结局:在顶端科技设计之下,普通人已经很难判断HAL 9000偶然流露出的感情是经过设计还是自然诞生,认识到自己其实是在被AI控制,而不是在控制AI。极端孤独的环境下,人类已经很信任自己高度依赖的HAL 9000。而这种失控感和不信任在孤独的太空飞行中达到极致,最终将人类的命运引领向了未知。

不过即使《2001太空漫游》基调是悲剧的,仍然不妨碍科学家们不断尝试将AI于空间站联系在一起。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AI能够为空间站做些什么,全知全能的HAL 9000真的会出现吗?

空间站AI:做HAL 9000做过的事

和别的地方不同,不管从物理条件还是应用途径来说,空间站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环境。和无人航空飞行器不同,空间站中需要有“人”的存在,是人类全新生存方式的试验场。因此这一环境下AI与人如何公出,就显得格外重要。

首先空间站中空间和资源都有限,可搭载的人员数量不多,智能化、自动化设施越完善,对于空间站的运行状况越有利。AI可不可以尽可能多的替代人类完成工作,解放出人类宇航员的“空间站生产力”?

同时太空运行存有一定风险,加上失重环境下人类行动不便,智能化技术越强大,空间站的运行就越安全。AI能不能实现空间站中的自我巡视和检修?

并且在空间站中信息传输并不方便,举例来讲火星与地球之间的通信时间需要足足24分钟。这时AI能为空间站提供越多终端决策能力,空间站的运行效率也就越高。AI能否实现种种特殊情况下的自我决策,不让危机时分被通信时间耽搁。

在这里不得不再次佩服一下《2001太空漫游》,这部诞生于冷战期间的电影,不光对于太空的想象与现实高度贴合,在空间站/太空飞船AI上同样与现实逻辑非常接近。

在电影中,HAL 9000主要负责这几件事:验证使用者身份;记录信息;计划并控制飞船飞行;对飞船运行状况进行监控和提示;陪伴飞行员,为他们提供精神上的消遣和支持……而在现实中,这一切正在被一一实现。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几个非常有趣的空间站AI案例。

1573327790010685.jpg

检视空间站的迷你卫星

谷歌曾经推出可以由手机控制的漂浮“机器人”SmartSphere,这款机器人由手机控制,可以在整个空间站中自由漂浮,实时回传录像给控制者,帮助他们获知空间站各个角落的安全情况。而SmartSphere的图像也可以被回传到地面,通过图像识别实现对于空间站状况的无人化自动判断。

在理想状况下,宇航员们不需要与失重力作斗争,仅仅使用终端控制就可以完成对空间站的检查。

1573327909097556.jpg

能开启“自动驾驶”模式的航空飞行器

但不管怎样,只要空间站距离地球越来越远,必然信息传送速度就越来越慢。这时当遇到太空垃圾,或者想收集转瞬即逝的陨石数据时,难度就会变得非常大。针对这个问题,美国航空航天局向俄亥俄大学提供大笔资金,资助他们研发航空飞行器的“自动驾驶”。

负责这一项目的柯奇士教授表示,他的团队正在通过对深空数据的深度学习,来实现宇宙飞船和空间站对于所处环境的自我判断决策,未来当紧急情况发生,空间站可以在宇航员以及地面控制端反应过来之间就完成躲避、改变航路、收集数据等等决策。

1573328003079918.jpg

“饼脸陪聊”Cimon

最为人熟知的空间站AI,应该就是前一阵被SpaceX送上太空的Cimon了,这款长着一张大饼脸和蜜汁微笑的机器人全名是移动式成员互动伙伴。在空间站中它的主要作用就是陪伴宇航员聊天,通过语言和面部表情识别来感知他们的情绪。

不过有些宇航员也不那么喜欢Cimon,他们认为在空间站这种孤独的环境下,向机器人表露心境,让对方分析自己的语言和表情这件事有点怪怪的。

1573328061029860.jpg

模仿HAL 9000的“全能控制系统”

光有上述这些技术还不够,国际空间站“御用”的工程开发团队目前还在和军方合作研究一个名为CASE的系统。这一系统完全按照电影中HAL 9000的形式建造,可以对空间站、卫星基地等等进行自主控制。CASE系统的设计分为三层,第一层实现对于空间站电力系统等基础能源的控制,第二层对软件进行智能控制,而第三层则负责进行决策,提出解决方案。例如空间站中某个模组出现了损害,CASE会立刻提出将次模组隔离。

当然主工程师Pete Bonasso说,CASE绝不会像电影中HAL 9000那样自我觉醒,做出有害于人类的事情。

无人化太空探索与空间站悖论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会感觉到好像有哪里不对:

第一,目前空间站中的宇航员都是百里挑一、拥有极高专业度的,如果空间站里的AI需要这么全能吗?研发AI和训练宇航员的两种成本是不是产生了重叠?

第二,既然AI可以完成决策、记录、调查、控制等等一系列工作,太空作业又非常辛苦和危险,我们目前需要研发的是不是能够彻底摆脱人类的太空AI,而不是在太空中和人类共处的AI?

在以前关于NASA里AI技术的分析中,我们也提到无人化是太空探索的重要发展方向。既然如此那空间站这种专门为了宇航员巡访、长期工作和生活的存在岂不是毫无意义?空间站AI更是一种悖论?

文明宝库的钥匙,

要被交到谁的手上?

想弄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把脑洞开的再大一点……

距今六千多年以前,在幼发拉底河的下游,苏美尔人在石碑和软泥板上刻下了他们的楔形文字。从此知识与信息得以兴起,一系列城邦在两河流域逐渐兴起,人类文明的幼苗开始感知到了风雨与阳光。

距今两千多年以前,古波斯帝国的国王大流士以帝国都域苏萨为起点,建立了到小亚细亚沿岸以弗所城全程约2400公里驿道。横跨欧亚非的巨型帝国也连接了三大洲的智慧,人类文明在不断的流动和碰撞中产生进化。

而今天,多媒体和互联网的存在让整个地球几乎都不再有隔阂,人类获取知识和信息从未向今天这样如此容易,因而文明的征途才可以到达星辰大海。

我们都知道,因为有了文字,知识和经验可以被更好的传播,人类才能更高效的征服自然。因为建立起了驿道,信息的传送更快了,政治统治的范围才能扩大,权力才能够更加集中。

有史以来,从泥板到纸张,再到电话和邮件,信息传输的速度一直在飞快的发展,唯独在太空中产生了倒退。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要移民火星,需要派遣一位绝对忠诚的首领,保证他不会因为天高联合国远而在火星上为所欲为;我们还要派遣足够的技能人士,会治病的会修飞船的会开飞船的等等,以防在危急时刻来不及向地面发送信息;我们还要派遣各科教师、带足书籍,否则我们的后代会彻底忘记原有的文明……

其实这样看来移民外星根本不可能实现,光是功能性人才就会占满大多数,根本没几个坑留给买得起船票的富豪们。太空探索可以是无人化,但如果太空探索的目的之一是寻找人类的另一个栖息地,那么人的因素就必须被考虑在内。

但AI的存在,就可以完美解决这一问题。

首先,经过训练AI可以完美复制人类社会的管理机制,而且不偏心不腐败不贪恋权力。再也不用担心火星市市长突然膨胀要带着全火星的人脱离人类了呢。

同时当AI可以完成控制、维修等等工作后,外星生活也可以减少对基础技能型人才的依赖,尽可能多的走向商业化。

最后,如果看过电影《外星旅客》的人会知道,我们与各个星球的距离非常遥远,未来真的去往另一个星球,可能需要长达几十年的飞行。到时候船上的乘客很可能需要利用人体冷冻一类的技术进入休眠,到时候掌控整个宇宙飞船的,只能是AI。

其实和空间站一样,空间站AI是人类未来外星生活计划中的一部分。目前我们所做的,也都只是非常遥远的实验而已。就像前文提到的CASE项目,负责人说未来这一项目会在外星基地上帮助人类,让人类更好的在外星生活——但按照计划,初步完成原型设计也是在2069年。但不管怎样,从目前技术发展的趋势看来。如果最后我们真的要流亡宇宙,在太空中守护人类文明的不仅仅有人类本身,还有AI。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再再次表达对库布里克的崇拜。在《2001太空漫游》中有一个情节,是宇航员在月球中找到一块黑色石碑,虽然关于这块石碑的含义有着很多解释。但在这里,我们不妨把这块石碑和几千年前记载了人类最初文明的石碑联系在一起——在征服宇宙的过程中,我们还是把人类文明宝库的钥匙交给了AI,当文明最初的守护者和文明最后的守护者相遇,或许就是故事的结尾。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作者:脑极体编辑:cys

本文链接: http://www.aiust.com/article/20181220/962.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AIUST.Com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AIUST.Com”,AIUST.Com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AIUST.Com立场。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